<form id="nz9rr"></form>

      <sub id="nz9rr"></sub>

      <address id="nz9rr"><listing id="nz9rr"><meter id="nz9rr"></meter></listing></address>

                  歡迎訪問安徽省地質礦產勘查局327地質隊網站!
                  您當前所在位置:網站首頁 > 地礦文化 > 職工文苑

                  “我看脫貧攻堅新成就”專題調研活動撰稿——李老師回故鄉

                  發布時間:2020-09-18 17:25:56 信息作者:馬波 訪問次數:2820 字體大小:

                  9月14日,隊組織40余名退休人員、機關干部赴肥東縣梁園鎮護城社區開展“我看脫貧攻堅新成就”專題調研活動。

                  地質隊人員結構復雜,員工來自五湖四海。在我們這支調研隊伍里,水文地質工程專家李開忠老師,竟然就是土生土長、地地道道的梁園鎮護城人。一路上,他自然就成了我們這次活動的焦點人物。李老師已70多歲,中等個兒,膚色黝黑,面龐棱角線條明晰,只是腰有點佝,那是多年來嚴重的工傷漸漸導致的。在那個年代,六十年代畢業的老牌大學生被視為“臭老九”,是必須到生產一線“勞動改造”的,李老師在一次勞動中腰被機械嚴重砸傷,后來才到職工子弟學校任教。

                  緩緩而行的大客車一路且行且停,我們不時下車參觀這里的鄉村經濟建設、農業生態文明建設諸多項目,有珍稀花卉種植、稻蝦養殖、有機農作物種植等等。李老師始終按奈不住有些激動的心情,頗感自豪地向我們介紹他的故鄉。

                  李老師的前半生有兩個沉重的心結:一是日思夜想逃離自己的家鄉,二是百思不解自己的家鄉為什么總是那么窮,為什么讓人永遠看不到希望。那時的家鄉,白天滿世界荒山野嶺,不毛之地;夜晚夜幕四合,滿目漆黑。晴天,水貴如油,雨天,泥水橫流。李老師在家鄉中學讀高中時,有次伙食費差兩塊五毛錢,學校老師讓他回家討要。回家后父親說沒錢,他返回學校,老師也沒辦法,讓他再回家討要。結果那天他步行七十多公里也沒討到那兩塊五毛錢,又累又餓,極度疲乏暈倒在小路旁,所幸被一親戚發現,用一輛牛車把他拉回了家,撿回一條命。有年冬天,他不到十四歲,白天上學,晚上到水庫工地挑河泥,沒工分沒錢,就為了掙一小碗黃豆。而如今的護城社區百姓在家門口打工,每天至少掙百元。

                  李老師高中畢業考上北京地質學院,打開了人生第一個心結。臨行前身無分文,縣鄉政府分別資助了十元錢,親戚們兩三元、三五元,一共湊了五十多元錢,就這樣,李老師只身赴京求學。畢業后,被分配到地質戰線,多年再沒回故鄉了。即使到了1990年,李老師從合肥趕往久別的老家探親,由于道路實在難走,加上天色漸晚,看不見回家的路,艱難輾轉,結果從早上出發直到晚上才到家。說到這里,李老師已泣不成聲。在那個漆黑的夜晚,在家鄉的土地上,李老師再一次地叩問蒼天:世界那么大,為什么偏偏這里是我的家鄉!為什么!為什么!

                  “當然,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良久,李老師從不堪的往事中回過神來,他說,他現在經常回故鄉走走看看,國道、省道、村村通早已如網絡一般,從合肥過來僅一小時左右。“還有那個亮化工程,”他幾乎炫耀似地告訴我們:“每到夜晚,整個梁園鎮那么多社區,就我們護城最亮!”顯然,李老師的第二個心結早已打開。的確,我們此刻深刻感受到了鄉村文明建設方方面面巨大的變化和成果。但在李老師面前,我們再多的感受也一定膚淺,于是我們問他,家鄉最大的變化是什么?李老師的回答讓我們有些意外,一時,集體靜默。我事后想,那是他以前半生刻骨銘心的痛和后半生突如其來的快樂進行了鮮明的對比和內心強烈的觀照,以他在農村長大的老知識分子的深刻思考才有了這樣的答案,他是這樣認為的:“現在家鄉最大的變化是當地的各級黨組織、各級政府跟以前大不一樣了,他們把脫貧攻堅,把帶領、組織、引導廣大農民勤勞致富、創新發展,過上更加美好的日子這件事,當做頭等大事!”仔細想來,仔細看來,讓我們所有人毋庸置疑。

                  臨別,我們在路邊遇到幾個兜售農副產品的村民,有當地產的有機大米,有雞有鵝,大米色澤剔透,晶亮飽滿,雞鵝咯咯亂叫,撲騰不止。叫賣的村民中有一個漂亮的村姑,恰是李老師的親戚。她報價說,自家散養的老鵝15元一斤,自己種的大米4塊3一斤。李老師立即把她拽到一邊說:那不行,這都是我多年的同事和朋友,還要優惠。他就自作主張說,老鵝10元一斤,大米3元一斤。村姑很豪爽:“沒問題,那就這樣!”我拎了兩袋米對村姑說:“沒帶現金,支付寶?”村姑揚了揚手中的智能手機:“當然!”那份瀟灑,那份自信再次感染了我們。

                  (馬波)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彩81平台